国内电视剧推荐分享组

从“历史”中解放的“历史学”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从“历史”中解放的“历史学”

老罗/文

 

我们都是过去(传统)的产物,并沉浸在过去之中生活。但倘若我们不能走出“过去”,未能将自己置于过去之上,那么我们如何走向新的生活,如何创造新的行动呢?置于过去之中,我们就成为过去,那么如何将自己置于过去之上呢?出路只有一条:思想。因为思想既没有切断同过去的联系又在过去之上,从而在理念上提高它并将“过去”转化为“认识”。

(我之所以比较认可克罗齐的想法,是因为他的很多想法我极其认可。比如克罗齐对于“过去”、“材料”的认识,他总是强调“思想”与“认识”的重要性,而不仅仅停留于“过去”或“事实”之中。这里提到“思想”与“创新”的关系,并不是知识越多就越能创新,而关键是要有“思想”,否则就只能停留于“过去”。这也使我想起关于“传统”的问题,我认为“传统”如果放在“伦理”之中去讨论,那么它就是极其重要的素质;但如果放在事业层面,“传统”未必就是个积极的东西。事情往往是打破“传统”,不守陈规旧俗方能实现事业与人生道路的突破,我想这也可能是我一直在“行走”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尽管我的前半生很辛苦,但是我从来没有丁点的后悔我的所有选择。)

这样一来,我们需要做的是“审视”过去,将它转化为思想问题或在真理命题中加以解答,这个真理命题是我们新行动和新生活的理想前提。具体地说,历史思想把过去降低为它的材料,把过去变为它的对象,这样历史学就把我们从历史中解放出来。而只有观念极其落后的人,才会对历史学的净化作用视而不见,就像诗歌能够使我们摆脱情欲的奴役,历史学能使我们摆脱事实和过去的奴役。天才的历史学家不仅要同致力于撰写大事记和编年史的教士区分,不仅要同孜孜不倦收集叙述和证据并从中挖掘期待的消息的博学者区分开,而且要同历史教科书的编写者区分开。

这句话让我想起现在依然把历史“实证主义”奉若神明的学术思想,也即人们依然认为对事实或历史事件真实细节的考据才是真正的“历史知识”。殊不知,如果没有一种历史学思想,知道很多历史知识,除了猎奇就是能增加讲故事的素材而已。因为考据的目的不是真的要还原历史现场,当然历史现场也是永远不可能完全还原,而是把它作为当下某种的思想的佐证。而所谓真实的历史现场,也只是根据现在的需要与理解,构想出来的当下认识的写照。

(克罗齐《作为思想和行动的历史》札记)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