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影视分类 >处理上下左右关系的原则
  • 处理上下左右关系的原则

  • 走近《论语》之十三广 里仁第四(下)

    处理上下左右关系的原则

     

    4.26【原文】子游曰:“事君数①,斯②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注释】①数(shuò):频繁,琐碎。②斯:则,就。

     

    【译文】子游说:“服事君主太频繁琐碎,反而会招来羞辱;与朋友相交太频繁琐碎,反而会遭到疏远。”     

     

    【读解】子游,是七十二贤人中,名列前茅的一位了不起的大德,他和子夏是孔子门下在文学上造诣最高的两位。这段话可能是他说的,也可能是他在表述学习孔夫子思想后的心得体会。

       

         “事君数”,用现在的话来说,经常换老板。在以前,如果经常跳槽,经常改换门庭,会被人看不起。在改革开放之前,要想找一个工作很难,那时候只有领导开除你,而不可能是你炒领导的鱿鱼。如果一个人在某单位上没混几天就下了课,到了另外一个单位上也是没混几天就下了课,那么这个人以后肯定很难找到工作,因为大家都了解了他的习气,当然就不愿意用这样的人,否则纯属是自找麻烦。改革开放之前,单位和用工之间是单向选择,而现在就不同了,彼此之间是双向选择,打工的觉得老板还行,就多干一段时间;觉得老板不好,可以马上炒老板的鱿鱼,另寻门路。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是老板的责任,一方面作为被雇佣者也有责任。但是我们应该要看到,一个优秀的企业,一个优秀的机关,其队伍相对来说都很有稳定性,上下级之间的关系也比较融洽,团队也很团结,很少会出现上下级之间相互炒鱿鱼的现象。这段话的历史背景是在春秋时期,那时朝三暮四,朝秦暮楚,不断投靠新的主子,改换门庭的人在当时的人看来也是很可鄙的。

       

        这段话的意思并不仅仅局限于上面所说的内容,其引申出来的观念还有更深的一层意义,此处的“事”,还包括如何向领导提合理化建议。提意见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经常都会遇到一些麻烦。我有一位在大型企业里工作的朋友,他曾多次向领导提意见,但老板总是把他的建议书放在抽屉里,看也不看一眼。后来他见了领导就问打的报告是否过了目,领导说工作太忙,还没时间看。过了几天又问,领导生气了,说你有什么了不得的,你以为自己很高明吗?你那报告一无是处,根本就行不通,如果按照你说的去做,企业肯定要出大问题。其实这位领导究竟看没看,都还说不清楚。因此就像前面所说的对待父母的过错要讲求策略性一样,对待领导同样也要讲求策略性,如果不讲求策略,即使最初的愿望再好,往往也会适得其反。

       

         当年明朝嘉靖皇帝昏庸无能,横征暴敛,沉迷于修道炼丹,妄想长生不老。素来忠贞刚毅的海瑞连递数道折子上书批评皇帝,皇帝知道此人是个难缠的人,把奏折丢到一边不予理会。于是海瑞把棺材抬到午门外,并将家人遣散,以死进谏,逼皇帝接见,并要求皇帝表态批复奏章。嘉靖皇帝闻后大怒,但是又不能杀他,,让其自生自灭。海瑞比较幸运,受了十个月的牢狱之灾后,嘉靖皇帝因长期服用丹药死了,新皇帝即位后马上就给他平反昭雪,这下海瑞名声大振,成了明朝第一忠臣,尊称他为“南包公”,举国上下乃至皇帝都怕他,因为他成了国家忠孝仁义的象征。但历史上能够像海瑞一样幸运的忠臣没几个,就是在明代,如果有大臣惹皇帝生气,马上廷杖三百,想想那些能进金銮殿上朝的大臣基本上都是五六十岁以上,上了年纪的人,能经得起几板子呢?一般都是当场丧命,这样屈死的大臣在明代可是相当多的。

       

         “事君数,斯辱矣。”我们在与上级领导打交道的时候一定要讲究策略,说话提建议也是如此,不要反反复复、婆婆妈妈的说个没完,说多了会自讨苦吃,自取其辱。

       

         “朋友数,斯疏矣。”前面说对待领导要讲求策略性,我们和朋友交往也同样要遵循这个道理。每个人都会有毛病,但是有些人总喜欢给朋友挑毛病,说朋友这里不对那里不对,这里要改正那里也需要改正,结果引起朋友的反感,以至于相互之间就疏远了。因此和朋友交往时要善于说,要见机行事,在朋友高兴的时候,在他听得进去的时候可以指出朋友的不对之处;而在他听不进去的时候就不要说,说了反而会得到相反的效果。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和朋友之间是君子之交,能够肝胆相照,直话直说,但直话直说也要讲求策略,不然就容易得罪人。我这人也交了不少的朋友,也得罪过朋友,其原因就是因为没有理会到孔夫子所说的“朋友数,斯疏矣”这句话的真正含意。看到朋友的缺点和弱点,就反复提醒,不厌其烦地说,以为会有效果,以为是在帮助人家,结果适得其反,人家反认为我这人好为人师,自以为是。因此处理这些事情一定要适可而止,不能唠唠叨叨讲个没完。

       

         这一则,是处理上下左右关系中需要把持的原则,就此可以看出孔夫子一点也不迂腐,他说话做事始终都有一个度,而且这个度把握得非常好,总是使自己处在中庸的状态之中,进而减少了自己被伤害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