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视剧推荐分享组

【人文王寺】我所知道的刘贡三先生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先生名树鑫,号贡三,王寺镇高庄子村人,生于1862年(清同治元年)。父清骏,清同治壬戌科举人,曾任怀来县教谕。贡三先生少年受庭训,并深得舅父张庆恩的教诲。张庆恩字湛园,同治年间举人,孙清屯人,藏书甚多,当时人们有“古事不知问湛园”之说。

先生于1891年(清光绪十七年)中辛卯科举人。1910年(宣统二年)庚戌会考,名列一等(当时科举已废,相当于进士),授外务部榷算司主阁事。辛亥革命后,曾先后充任河北省立八中(易县中学)、二中(沧州中学)国文教员,当时二中国文教员有三个人是举人出身,以先生名望最高。先生在易县中学任教时,正值荒年,农民群众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先生悯于民众的疾苦,曾作《丐妇吟》《流民诗草》六章,为当时河北各中等学校所传诵,并载入沧县县志。先生一生诗文著作甚多,曾辑《山地草堂诗文集》一册,去北京复印,因日寇侵华,北京沦陷,可惜此作遗失。先生晚年曾副纂沧县县志,主纂南皮县志。津南一带名门碑文、墓志铭,亦多系先生手笔。




由先生主纂的民国版(1932年)南皮县志


《丐妇吟》

先生早年中举后,曾在家乡设帐舌耕多年,桃李满园,受业者多成大器。其中沧县朱佩兰(拔贡、举人),先生犹子刘桐文(曾任天津一师校长)均为津南名士。家父刘炳翰,曾受业于先生门下,文思大进,考中秀才。因有此关系,先生常来我家做客,我的习作每得先生指点,在染翰技巧上,大收成效。

先生是清末民初津南一带斗山望重的文学宗师,一生笃行孔孟之道,修身治家,十分严谨,无益之财分文不取。先生曾于王寺集上拾钱若干,遍寻失主不见,于是写一招领启事,悬钱于树上而去。先生非常重视对子孙辈的家庭教育,终身不积累财富。子孙均令其入学读书,有的直至高中大学。求学无资,不惜出卖土地。先生室内曾悬一幅对联,上联是:“友以辅仁唯正士能归已过”下联是:“书原有用道通儒自达人情”。这对联不仅是教育后代的治家格言,也是先生一生言行的真实写照。



《流民诗草》六章

先生素行高洁,富有民族气节,日寇入侵,国难当头,面对侵略者的兽行,大义凛然。下面事实,堪为佐证。


一九三八年春,日寇入侵南皮,到处烧杀抢掠,先生的两个孙子刘厚爽(大学毕业)、刘厚均(高中学生)回家探视,被日寇抓往王寺据点惨遭杀害。先生悲愤填膺,在日记中用血泪控诉日寇暴行多端,置诸案头。一天我去看望先生,见其日记骇然问:“环境如此恶劣,此日记焉能明放案上!”先生神态黯然,竟不置答。足见先生誓与侵略者不共戴天,置个人生死于度外的民族气节。

日寇入侵后,家乡富豪、土绅纷纷避居城市,唯先生居家不动。当时伪天津市长潘玉桂是先生的女婿,曾几次函请先生去津,先生不为所动。并断绝与潘家的书信来往,还告诫子同怡、孙厚平、侄孙厚增等不许去潘家探视,更不许求潘家谋事,违训即为不忠不孝。

先生虽然是封建社会的上层人物,但非常同情劳动人民的疾苦。他的作品有不少是揭露旧社会丑恶现象,鞭挞贪官污吏罪恶行为的。除上面所提到的《丐妇吟》和《流民诗草》外,尚有一幅对联,读之颇耐人寻味。一年,某村在中秋大忙季节,从山东请来一个戏班唱戏,名曰“谢雨戏”。会首向老百姓敛钱,大家说:今年不旱,为什么“谢雨”?会首竟以谢明年雨以对。先生闻之愤慨,濡墨挥毫大书一联,贴在戏台的台柱上:“会首即表虔诚,无今年旱,谢明年雨,美哉!善举也;民众何不闲看,唱山东戏,酬山西神,好矣!同乐乎。”横批是:“你忙别看”。

抗日战争期间,先生被抗日政府称为开明士绅,为了应付敌伪横征暴敛,曾卖地三十亩,以减轻群众负担,并以自己的声望和敌人周旋,巧妙地对付敌人。1942年底,驻孙清屯据点的伪军来高庄子催要过年的费用,遭到我区小队狙击。后来敌伪“维持会”会长丛一山见到了先生,大骂先生勾结八路,袭击伪军,并以口水唾先生。先生忍辱饮恨,气愤成疾,于次年二月去世,终年八十二岁。呜呼!一代儒师竟死于万恶的日伪之手,可不痛哉!


作者简介:刘云骥,王寺村人,离休教师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