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电视剧推荐分享组

【醉文】双龙巷人:古城,那流香一千年的夜市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孟元老开列的食单用到今天,用到夜夜笙歌的夜市或者清明上河图的白昼,对于这份密集的食单就像报菜名的单口相声,极容易从押韵的绕口令一般的说唱中滑落,如果不亲身经历还以为是一时口快的修辞学。

 

其实,只要河流土地不曾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味蕾及其体验随之而来,较之风云变幻朝代更替更具稳定性,所以,孟元老把一份食单留给我们的寓意不言自明。

一旦有了切实的领会也就无需饶舌,再多的解说也无法取代汤汤水水的感触,也许他罗列的食谱别有用意,正好说明车水马龙夜如昼的热闹与繁华景象。



或许另有寓意也说不定,比如一份食单是为了过往生活的缅怀与记忆,是对于不分彼此的生存方式的追认与肯定,如果深究下去别有寄托,而这个所谓的寓意在舌尖的酸咸滋味的浇灌下顿时烟消云散。

 

毕竟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在餍足的口味以及历史记忆之间有了借口与缘由。


也许我们最不愿意阅读的是关于食物及其品尝的文字,这也是孟元老所小心规避的长篇累牍的修饰语的用心所在,尽管我们常用大白话念念不忘一日三餐的点点滴滴,可就是不愿意使用多余的话语形容或排比。

 

因为食物的满足与记忆毫无道理可讲,只有身临其境并且是慢嚼细咽方才有了兴味盎然圆融暖意。


我从不解孟元老对于食物的枚举方式到深谙他的苦苦用心,是在一次次的夜市之行之后若有所觉恍然开悟。


当我穿过一条条小街胡同,看到胡同里乘凉消闲的老老少少,听评书下棋闲聊或许就是为了一天到晚的此时此刻的安详,消磨一段无所事事地胡同时光。

 

在七拐八绕的小街的衔接点终于来到灯火辉煌人影攒动的闹市区,栉比鳞次的摊位以及调和众口的品味,也只有就着流光溢彩的灯火才有了如许的生动活力。

 

于是就有清明上河图影影绰绰的各色人等不约而同的汇集起来,把个孟元老的密密麻麻的食单热炒冷拼一回,在新鲜出炉独具匠心的各种小吃面前忍不住的垂涎欲滴,这是对于历史场景的追忆或复苏还是心同此心人同此人的再现呢。

 

只要是跻身其中首先想到的是在靓男俊女妇孺老幼以及远道游客造成的密集度是如何的处理的,在或坐或行或走或留的众生相,在喇叭鸣响叫卖声声的喧腾场景,前后左右杂沓纷至的人流,一面之缘的人们就在排队等候与擦肩而过之际,有着高度的自持与规避。


在喜欢扎堆凑热闹的去处自有一种避让与填空的方式,从而显示出和而不群的处事方式,在摩肩接踵耳鬓厮磨的当口,在堵塞与疏通的交汇处,练习着和谐相处的道理。

 

这是住惯了大杂院的人们,对于你让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习以为常,同时也在烧烤的热气腾腾以及缕缕飘香的氛围中取得的谅解与陶醉。


对于徐徐展开的清明上河图最初的印象便是行色匆匆流动不居的面影,是的,那是八方辐辏万邦来朝的过道,是层出不穷的新鲜事与平安笃定之间的平衡与较力,而这一切落实在飘扬的酒旗吆三喝六的醺醺醉意。



这是世俗生活的圣经与呼号,是对于乖戾命运的讥嘲,同样是对于宦海仕途的不可叵测的抗衡与排斥,是最低层面的交集与抱团取暖。

 

不管人间正道的沧桑变迁还是人心不古的感叹,唯独到了这里,在推杯换盏衣香鬓影之间,在所费不赀的最低消费之际,有了忘却与回味的际遇。


一条流动的夜市竟然成为一古城安定团结的标志,所谓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说法在这里未必属实,所谓的外力侵染西化倾向到此不攻自破。

 

一份食单不仅仅是口味的恒常不易,一条上河图也不单单是生活的众生相,昼伏夜出的灯火决非海市蜃楼,而是大多数的发泄渠道、放松方式更是古城的民俗民风以及心率脉动。


 
图片来源:皇风浩荡


特邀签约作者:双龙巷人 

本期主编:小  细  腿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