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热门电视剧 >【古装迷情】《蚀心毒后》作者:九笙「2017.11.23」
  • 【古装迷情】《蚀心毒后》作者:九笙「2017.11.23」



  • 简介

      九库VIP2017.08.18完结

      若说十年前的陆离是个眼中都是茫茫浩瀚星海的璀璨少年,那么十年后的陆离就是嗜血如命的修罗。

      他将人世间的一切都当作一张棋局,不论谁,都是棋局上的一步子,一步也不能偏移,他憎恶这世间的所有人,他憎恶天下。

      包括袭歌,恶语相向,不留余地的伤害,却叫少女步步为营,终成毒后。

      在新婚夜,抵着少女,掌心都是冰凉,一袭红帐散,三千青丝乱。

      “这一世,哪怕我弃之如履,你也是我陆离的人!”

      强强碰撞,鹿死谁手。


    第一章 三月雪花纷飞扬

      “陆离,你记着,我的母亲是苗疆女子,我也是,我们苗疆女子没你想的那么恶毒,你信便信,你不信便不信,况且,你从未信过我——”

      “陆离,你回了北齐会来接我么?你若是来接我的话,我就穿着大红喜袍站在城墙上等你,那样你就能会看到我了”

      “陆离,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多年,从春天到冬天,从阴天到雨天,你一直都不来,我觉得我快不行了,可是我一直想啊,你可能在来的路上吧,然后我就又能等了。”

      .......

      睡梦中的陆离又梦到了袭歌了,醒来时在黑暗中惊的一身汗,喜怒不惊的神色终于是有些变化了,不过还是冷的。

      景和十一年,是他,亲手灭了她的楚国,杀了她的父兄,如今,是他禁锢了她,以她母妃的命做威胁。

      明明是恨极了她,为何却不甘,不愿放她走?

      陆离握紧了掌心,骨节都发白,年幼时做为人质,送给楚国,所有人都说他堂堂北齐九皇子是娼妓之子,说他母妃是个妓,这一切,都是拜她的父皇所赐,怎么能不算在她的头上?

      陆离坐在床上,呼吸急促,他又想起了年幼的时候,袭歌每天跟在他身后陆离陆离的喊着。

      忽然觉得可笑极了,身边的贴身宫人轻声喊道:“王,魇着了?”

      陆离没有回话,忽然赤足下了床榻,目光阴鸷,薄唇轻启,语调不明的问道:“她,在做什么?”

      宫人自然知晓她是指谁,可是面前的祁王莫不是忘了,是他三令五申,不许任何人去见她。

      宫人摇了摇头,随即又问道:“王可要去见见?”

      “备辇吧——”

      他终于是要见见她了,他同她不仅是仇人的关系,袭歌是他的妻子,在十七岁那年他是楚国驸马,二十岁这年,她是阶下囚,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北齐君王,楚国覆灭,楚国和北齐都是他的囊中物。

      夜里的皇城格外安静,偶有巡夜的队伍行礼,陆离都不耐烦的挥手遣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见她,该是她的罪孽太深,叫他睡不稳了吧。

      这会儿才寅时,天灰蒙蒙的亮。

      到了宫中一处最偏僻的院落,陆离根本不敢相信那是宫中的屋宇,破败不堪的庭院,树都是光秃秃的,突然才发现,不见她已经有了三个月。

      三个月,快一百天了,楚国已经灭了这么久了——

      陆离挥了挥手,宫人们就自觉地退出了院子。

      陆离伸手推门,门轻轻的开了,床上的被子要不是还有一点曲线,陆离真的怀疑是不是有人。

      少女梦中的嘤咛格外清晰,像是呼救一般,陆离仍是面无表情,可是垂在在身侧的手却不自觉得捏紧了,有些戳心的疼。

      他缓缓靠近那床榻,少女猛然就翻身坐了起来,好像是被噩梦吓醒,伸手就是捂着脸突然抽泣,根本没意识到身边有人。

      “你们苗疆女子都是这么装模作样,还是你算好我现在会来?”不大不小的声音在空气中氤氲开来,出奇的刺耳。

      袭歌猛的松开手,不可置信,这才看见身披白裘的陆离,慵懒优雅,又极尽撩拨人心,和此时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好像又高了,眉宇间的气度沉稳内敛了许多,比之前还要叫人逼戾的寒气笼了一身。

      陆离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床上的少女,瘦了好些,好像轻轻一吹就会散了一般,皮肤都是苍白,没有血色,胸口微微收紧,有一些喘不上来气。

      “是啊,我是算尽你会来,怎么不是呢?我还算到,你会杀了我!”袭歌的声音忽然变得极为尖锐,像一把利剑一般刺进了陆离的耳中。

      陆离忽然笑了起来,冷冷瞪着床上拥着被子坐在床脚的少女,语气嘲讽极了:“杀你?杀你的话,楚后也就一同算上了——”

      袭歌忽然疯了一般,下床就冲着陆离扑了过去,可是终究还是太虚弱,刚踏上床板就整个人朝前倒去,陆离正准备伸手时袭歌已经整个人撞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在他的脚边,狼狈极了。

      陆离本就冷着的脸又冷了半分,看不出来的情绪,忽明忽暗 。

      “我现在做的,不过都是拿回你们楚国欠我的,你求死也不过是加快了你母妃的死期,我要你死不得,活不得。”

      字字铮铮,好像锦帛上碎了一大片,还在地上强撑着的袭歌忽然就笑了起来。

      陆离看着地上的袭歌,眸若寒星,一拂衣袍,就缓缓蹲在少女的面前,高傲的如同神明,却又是极致的危险,如同一只猛兽

      陆离挥着袖子就猛的关上了门,屋内又静静的冷清了下去。

      袭歌抱着腿,缩在了桌边,眼眶一热,就是液体落进了嘴里,真苦啊——

      “陆离,你不是人——”

    第二章 年少不识梦中君

      袭歌第一次见到陆离,是十岁那年的冬天,袭歌至今都记的清楚。

      那年年关将要过去,可是宫里还是氤氲着一片喜气洋洋,宫人们都身着红衣红袄或者紫衣紫袍,寓意祥瑞,欢喜极了。

      但是在凉亭的那端,有个少年一身素色白袍,脚蹬一双藏青色的靴子,再无其他颜色,同这皇城格格不入。

      他在莲花池的那头迎风伫立,连个防寒的披风也没有,单薄的好像一阵风就会将他席卷了去,立在皑皑白雪中,天地一瞬失色,满头墨色的青丝随意束着,随风微动。

      那少年面相生的极其好看,剑眉星目,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却长着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也不是端庄周正的长着,莫名含几分邪气,天生的高贵、清冽,眉目如画。

      袭歌忽然觉得好奇怪,就像小时候市集上画的谪仙,用来观赏的画中仙,不得靠近。

      她觉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那么好看的一个人,万物不及他一分,这世间除了自己的父皇,便再没人可以同这少年比拟了,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后来就很久没有见过那个少年,皑皑白雪中,有心事的少年。

      袭歌莫名想念那个少年。

      后来再见,是已经冬末春初了,隔了一个月。

      彼时的陆离怀中抱剑,冷眼旁观所有围堵着他的少年,一行顽劣的富家公子,达官显贵堵的一个水泄不通。

      陆离就那么看着,周身都是源源不断的冷寂与孤寒,一身白袍在春季叫他穿的萧索,肃杀,却好像一汪春水,印进了少女的心。

      在那远处,几个少年兴许是被他的气势震住了,畏畏缩缩,不敢靠前一步。

      袭歌站在楼阁上,看着射场上的一群人,不禁蹙起了眉。

      楚国向来不是恃强凌弱的国家,却不知为何叫这几个混小子弄的乌烟瘴气,那射场是官兵的练习之地,是叫他们用来欺负人的么?

      袭歌一想,连忙蹬着小步子就朝着射场跑去,宫人跟在身后一边喊着,公主,小心,一边伸手就护着。

      可是袭歌是出了名的蛮公主,哪里会听宫人话?猛的停住步子,左脚一提,右手一拽,一只鞋就落在了手上;再右脚一抬,左手一拽,又一只鞋在手上,往后一抛,不管不顾就朝着射场跑去。

      还未靠近射场,就听见里面已经打了起来,不知是为何,几个少年死死的拽住陆离的手脚,一个少年又是踢又是啐,边骂边说道:“娼妓之子,娼妓之子!”

      陆离动弹不得,眼神噬人的狠戾,薄唇紧闭,任由几个少年死命的踢打着,死死的护着怀中的剑。

      袭歌连忙奔了过去,哄散了几个少年,一把抱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将他紧紧搂在怀里,对着那几个少年恶狠狠的说道:“从今以后他是我的人,你们谁在敢动他,我要你们好看!”

      一行少年便是哄作一团的四处散去,这袭歌公主谁不知道,南蛮,没人敢惹,一个不小心,就给你喂只蛊虫。

      守在一旁的宫人便手忙脚乱的将陆离带进了袭歌的大殿。

      那年袭歌十岁,陆离十一岁。

    第三章 归期难求

      离陆离那次寅时突然的探访又过了好一段时间了,袭歌记不得清了,只记得自己每天坐在门边,从白天到黑夜,数着时间过日子。

      陆离说她是罪人,谁也不得探望,也不能放了她,门外把手森严,袭歌就每天靠在门边,屋子里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就再无其他,到冬天的晚上格外凉,刺骨的冷。

      她忽然想念她的母妃。

      袭歌照常还是搬了小板凳准备坐在门边,昨日有个送饭的宫女,于心不忍,终于是给她送了本已经极旧的画册,说是捡到的。

      那画上翩若惊鸿的跳舞女子叫袭歌看醉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跳舞了,从她变成罪犯的那一天开始。

      她的凤凰舞出了名的优美,都是为陆离练的,不过陆离不知道,因为陆离根本没有看过。

      袭歌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就向着屋内跑着,在柜子了翻了半晌,一件雪白薄纱的裙子就印入眼帘。

      袭歌将那裙子放在手上,目不转睛的盯了许久。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跳一曲,在这窄仄的院子里,好像和外面都已经断了关系。

      “袭歌姑娘,袭歌姑娘——”一个梳着讨喜的垂挂髻,身着浅红色襦裙的宫女拿着食盒进了屋,面露喜色的冲进了屋。

      “袭歌姑娘,我方才在外面听到,说是您从明日起可以在这东五所走动了,祁王已经下令,明日便就撤了门外的守兵。”

      袭歌呼吸一瞬就滞住了,她僵了许久,才一把放下白裙。

      眼里没有半分欣喜,说不出的茫然与绝望,本以为再被放出去时会是怎样的欢喜,可是此刻,连半分欢喜都没有,世人当她是妖女,出去了,也是无尽的羞辱吧——

      “袭歌——姑娘?”女婢的手在无神的双眼前晃了半晌,袭歌才反应过来,低低的应了一声。

      那女婢放了食盒,打开了盖子,饭香四溢,不是多精致却也不粗糙了,四菜一汤,小小的盘子一人食。

      可是和在楚国的那些年比,到底是差远了,她是万人敬仰,楚王手上的掌上明珠,如今在这北齐却是一个要严加看管,连四处走动的权利都没有的阶下囚。

      她现在就算是能四处走动又是如何?还不照样是个戴罪身?当真是要笑死她了。

      袭歌眼睫忽然一片雾气,氤氲了开,面前的女婢都看的影影绰绰,双手揉着眼睛,生怕叫面前的宫女瞧见,她是蛮横无理的袭歌,楚国的公主,怎么会眼睛一眨就是落泪的小女子。

      可是越揉越多,怎么也止不住,女婢似乎发现了袭歌的心思,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出了屋,顺手掩上了门。

      袭歌再红着眼眶抬起头时,眼圈处肿胀发涩,空荡的屋子,什么也没有。

      果然,下午就有一个小公公不客气的进了屋,面色严肃,声音尖锐,一板一眼,字正腔圆的念着圣旨,神气极了,在老公公眼中习以为常的事,在这位年轻气盛的公公眼中,真是扬威耀楣了。

      袭歌装的欢喜,双手虔诚的送着那公公,那年轻的公公将走之际忽然就看着袭歌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对着袭歌是横眉冷对,袭歌听的一头雾水,看着面前公公的抱怨,只能报以哂笑。

      那年轻的公公走时突然声音尖锐,像碎瓷碴刮着地面的声音,猛的来了句:“不受宠的东西,都是苗疆女子,难怪不受宠,和妲妃就是不一样!”

      袭歌忽然全身一震,不是因为那阉人的冷嘲热讽,而是,妲妃!



    点击“阅读原文”,领取资源,密码:39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