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组内新闻 >为什么古代宫女都怕皇帝宠幸,下场有多惨?
  • 为什么古代宫女都怕皇帝宠幸,下场有多惨?

  •     

    “蕊初……快醒醒!蕊初……蕊初醒醒,来不急了……”

    “卧槽!搞什么……”秦蕊初一把撩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怒视声音发出的方向,却在看清楚的一瞬间呆住了:“我去……古装?垂头鬓?你谁啊……”

    “我是小月啊……”身着青衣,眉清目秀的女子微微皱眉,伸手搭在秦蕊初的额头上:“没发热,说什么混话。快起来,来不急了。”

    说完,秦蕊初就被小月从床上扯了下来,被迫跟在她身后向外面走去。

    而当秦蕊初走到外面时,心中只浮现出两字——卧槽!

    面前的一众女子,全部梳着垂头鬓,额间点着一粒朱砂。不管是青白相间的长裙,还是淡蓝色的短裙,无一例外的都在胸前别了一条绿色的丝带。侍女行走间,丝带随风飘扬,好不飘逸若仙。

    她放眼望去,发现四方院墙里堆满了染缸。缸里红的白的绿的颜色,与深灰色的缸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染缸不远处,是几十根竹竿互相交错,竿上全是各式各样的服饰。

    侍女穿梭于染缸与竹竿之间,在秦蕊初眼里织成了一道风景线。

    可见着这场景,秦蕊初有些懵逼。

    这里到底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她扬手轻拍下自己的脸颊,我特么不会在做梦吧?

    我记得刚才我还在因为想把古装弄出一股潮流这个梦想被打击了,所以在酒吧买醉呢,现在怎么就到了这里?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嘿嘿……既然梦到了,那我就来好好的体验一把。老天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就不相信我一个全国知名设计学院的高材生,还弄不出一些名堂来?

    这么想着,她乖乖跟在小月身后,一路上都在观察周围人的古装服饰。

    这个梦太真实了,每一个人的衣服都好看极了!简直完爆当今大热的古装剧好吗?

    正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小月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蕊初,快跪下!”

    她回过神,错愕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众人,这又是搞什么?

    “快跪下!”小月焦急的拉扯着她的衣服,明媚的眸子里闪烁着雾气:“太后来了,快跪下!”

    “太后?什么乱七八糟的?”秦蕊初不耐的皱眉,但感觉到小月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在颤抖,她还是规矩的跪了下去。

    特么做个梦还要跪?老娘也是醉了。不过这个梦的感觉还挺真实的……完全不像做梦的样子。

    “太后驾到……”尖锐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这这这声音……不就是宫廷剧里太监公公必备的技能吗?这个梦还真奇妙,竟然还把公公的声音模拟得那么像。

    “太后娘娘吉祥……”小月以及周围跪着的古装女子齐声道。

    还真有太后?

    秦蕊初迷茫的看了下跪在自己身边的人,随后悄悄抬起头想看看那个所谓的太后到底是什么样。

    好不容易做了回古装梦,还有太后出现,要是不好好看看,不是白瞎了这么好的机会?

    她缓缓抬头,便看见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五六十岁,保养很好的妇人。妇人鬓发上戴着黄金打造的凤钗,身着正红色金丝线绣花云缎宫装,脚上一双翠绿色红花绣鞋。

    这就是太后?秦蕊初努嘴,一看就是富贵之人。

    这时,一人起身来到太后身边,卑躬屈膝的说道:“太后娘娘,制衣局连夜赶工,已将首饰和宫装做好,请太后娘娘过目挑选。”

    太后娘娘轻微颔首,就见她左侧的太监将浮尘一甩,扯着公鸭嗓道:“呈上来吧。”

    那人稍一挥手,跪在前排的几个女子立即起身,手捧着丝巾托盘来到太后面前。

    太后淡淡的看了一眼,伸出带着金黄色护甲的手指,拿起其中一个托盘上的宫装细细打量。

    这宫装由正红色的绝品云锦缎织成,缎面上点缀着些些明黄色珠片。衣领处缝制了大地绿的丝线,线上还‘别出心裁’的点上了一颗颗珍珠。至于腰间,则是配上了一条青色的腰带。但引人注目的是,腰带上总共镶嵌了九块祖母绿的极品玉。

    “噗嗤……”看清楚老妇人手中的东西后,秦蕊初忍不住抱着肚子大笑:“这东西真特么土!你们难道不知道红配绿赛狗屎吗?哈哈哈……”

    “放肆!是谁如此不知礼数。”听到声音,太后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怒视跪在地上的宫女。

    “大胆!是谁在太后娘娘面前放肆!”太后左侧的太监将手中浮尘一甩,阴阳怪气的看着众人,随后掐着兰花指指向秦蕊初:“来人呐,还不把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咱家压下去!”

    第一次看到太监,秦蕊初捧着肚子,趴在地上快要笑抽了。

    “太后娘娘息怒,蕊初身子不适,才会冒犯太后娘娘,她是无心的……”小月担心的掐了秦蕊初一把,紧张的求情道。

    挨着秦蕊初跪的几个宫女也开口替她求情。

    “小月啊,你真是太好了。”秦蕊初伸出手,悄悄捏了捏小月的脸颊:“这要不是梦,我想我会爱死你的。”

    “蕊初,你说什么胡话呢?快跟太后娘娘认错啊……”小月双眼含泪,哀声道。

    太后微微皱眉,眼神中还存留一丝怒气。她仔细打量了众人一眼后说道:“你,因何发笑?若能让哀家满意,哀家就不罚你以下犯上之过。”

    “太后娘娘,这小宫女太没规矩,当好好教训教训。”太监躬身道。

    太后没应声,只道了一句“小李子……”

    “奴才在。”

    “且听她如何说。”太后把玩着手中的佛珠道。

    看着前方那两面三刀的太监,秦蕊初心中不悦。没了根的太监,真是比有着根的男人还歹毒。

    “太后娘娘,您手里那件宫装,实在是太丑了,穿上像扫大街的老太婆……”她如实说道。

    真不是她自夸,在设计学院上学的时候,她第一次设计的东西都比这个好看。

    “你……你放肆!放肆!”话音一落,小李子便气急败坏的甩着拂尘:“来人!还不把她给咱家压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瞬间,秦蕊初就被两个侍卫架着压在长条凳子上。

    “我去,有没有天理了?你让我说,我说了又要打我!”秦蕊初郁闷的嚷道,特么说句实话还遭打。

    “你这小宫女,简直是活腻歪了!给咱家重重的打!”小李子冷笑盯着她。

    “特么老娘不发飙,还真当老娘没脾气了不成!”秦蕊初挣扎着想从长条凳子上下来。

    反正这是梦,古装她也看到了,也过足了体验古代生活的瘾。那她就在梦醒之前,先把这个该死的太监嘴撕烂!

    心里想着,她手上就有了行动。可是挣扎了好久,她发现自己被两个侍卫压着,压根就动弹不得。

    “嘭……”

    “草泥马!真疼!”第一板子落在秦蕊初的屁股上,火辣辣的疼意传来,她彻底蒙圈了。

    什么鬼?为什么在梦里挨打也会疼?

    不对不对……梦里挨打不会疼,那这是……

    “哼!不疼打你作甚,今天非要让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宫女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规矩!”听到秦蕊初哭喊,小李子的脸色才算缓和了些。不过他的话,可没半点缓和的意思。

    “嘭……”

    “啊……”第二板子落下后,她清醒了。

    特么这哪里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这么说……秦蕊初怯怯的看向太后……草泥马,这真是太后!名副其实,千金不换的太后!

    我的天……我现在自我了断还来得及吗?秦蕊初的眼泪都出来了,心里把自己的智商骂了一百八十遍。

    特么是梦还是真实的都分不清楚……

    怎么办……

    秦蕊初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无助,鼻子酸涩,眼泪瞬间涌了上来。如果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绝对不会这么做。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该不会就要这么死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

    “慢着。”

    秦蕊初闻声看去,只见身着明黄金丝龙袍的男子信步走过来。他墨色的发被白玉冠高高竖起,腰间玉佩在日光下更加莹莹生辉。

    “皇上驾到……”尖细的声音随之而来。

    这声音让秦蕊初不由打了个寒蝉,撇着嘴心道:完了,一个太后都搞不定,又来了个皇上。这次真的死定了……

    “皇上吉祥……”

    “免礼平身。”皇上转头看了眼趴在长条凳子上的秦蕊初,收回目光询问道:“发生了何事?”

    “皇上政务繁忙,怎么有空来这里?”太后见到皇上后,脸上的气愤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微笑,眸子中还含着一丝慈爱。

    皇上微笑着来到太后身边,伸手接过她的手:“朕想念母后,得知母后来了这便随之而来。不过母后这是怎么了?何事动了这么大的肝火?”

    说到这个,太后冷哼一声,瞥了眼秦蕊初不悦的说道:“还不是那小宫女……本来哀家今日是想给皇帝即将要迎娶的皇后选个纹样,谁知这小宫女居然口出狂言!”

    听到这些,秦蕊初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道这次真的完了。看皇上如此尊敬这个太后,铁定饶不了自己。想到这,她紧皱着眉头,眼睛里弥漫着水雾。

    都怪自己,好好的惹什么是非……这下可好了,风头没出成,马上小命也要没了……我怎么就这么命苦……

    “哦?”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皇上微微挑眉,心道宫中还有这等不懂规矩的宫女?他盯着秦蕊初沉声道:“抬起头来,给朕看看。”

    “皇上……”秦蕊初抬起头,委屈的看着皇上。她贝齿紧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滑落。

    皇帝是为民做主的人,这个人现在就在她面前,可她却不能说自己委屈……只能怪自己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搞出这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就算这么安慰着自己,就算她极力克制着眼泪,她微微颤抖的嘴唇还是无法掩饰。

    而皇上在看清楚秦蕊初的模样时,眼睛里出现了一抹惊讶:好标准的美人儿……柳眉凤眼樱桃唇,挺鼻皓齿巴掌脸。眼角的泪珠,像是锦上添花般,往她的气质上添了一缕楚楚可怜。这般美色,在他的后宫当中,也是颇为罕见。

    身为皇上,他很快压抑住惊讶的心思。

    “的确是大胆。”皇上似笑非笑的说道。随后转过身略带温柔与讨好的对太后说道:“母后,明日就是朕迎娶皇后的日子,朕准备大赦天下。所以,今天的事就罢了吧。想来这小宫女也是初进宫不久,不懂规矩。”

    闻言,太后错愕的看向皇上,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皇上的脸,似乎在寻找什么。半晌后,她有意无意的瞟了眼秦蕊初,无奈的说道:“既然皇上都如此说了,那就饶了这个小宫女吧,只是下次莫要再犯的好。”

    这句话话音一落,原本守在秦蕊初身边准备行刑的侍卫便将行刑所用的木杖收了起来,从后面上来几个侍卫小声提醒秦蕊初下来,便将长条凳子也收了下去。

    我不会死了?

    秦蕊初愕然看着侍卫将打她板子所用的东西都收下去,完全愣在原地。

    刚才皇上是在替我求情?那我不会死了?我应该不会死了吧……

    站在不远处低眉顺眼的小月看到秦蕊初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心里暗骂:这个糊涂蛋!

    随后微咬着下唇,低着头小碎步快速来到秦蕊初面前,伸手搀扶着她,在她低声说道:“傻蕊初,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谢主隆恩!真想死不成!”

    “哦,哦,谢恩,对,还要谢恩。”听到小月的提醒,秦蕊初才回过神,呆愣的看了小月一眼,转身跪在地上看向皇上道:“谢皇上……谢太后。”

    对于秦蕊初的反映,皇上意味深长的笑道:“不必多礼,你们下去吧。”

    “是。”小月也跪在秦蕊初身边,恭敬的说道。

    皇上微微一笑,转身扶着太后的手:“母后,朕有事和您商议,朕陪您回宫吧。”

    待皇上和太后离开后,小月才将跪在地上的秦蕊初扶起来。

    “你这个糊涂蛋!真是太迷糊了!这次若不是皇上救你,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小月伸手在秦蕊初的腰间掐了一把,气呼呼的说道。

    “哎呦……”秦蕊初苦笑听着小月训斥自己,不断的点头称是。但她心里想的却是如何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发生了这种狗血的戏码也就算了,但不知为什么,她总有一种她会是那种活不过第二集的配角的感觉。

    “知道疼了吧?”小月小心的搀扶着她往回走,一路上嘀嘀咕咕道:“我看方才就应该多打你几下,让你清醒清醒!”

    话虽如此,但回到房间后,小月还是让秦蕊初把裤子脱下来趴在床上,细心的给她上药。

    “这药膏虽然不是很好,但也总不至于留疤痕。这女子身上啊,若是留了疤痕,日后想找个婆家都不好找……”

    闻言,秦蕊初瞥着嘴角冷笑,进入宫中,还有可能找婆家?

    不过这话她并没有说出来,这种事情是宫中宫女人人都知道的事,何必说出来让大家都不开心呢。

    “我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在听!”小月独自嘀咕了好久也没见秦蕊初有反应,坏心眼的在她屁股上轻拍了一下道。

    “嗷……我在听呢。”秦蕊初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哀嚎道:“人家刚挨了打,你还欺负我……”

    “哼,我这是让你长长记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么鲁莽。”小月冷眼看着秦蕊初,嘟着嘴巴将手中的药膏收好后塞进秦蕊初怀里:“把这个收好,每日擦一次,我就先回去了。”

    “嗯。”看着自己怀中的木质盒子,秦蕊初的眼睛里有一丝感动。还好还有小月帮她,不然她真的是有委屈都没地方诉了。

    折腾了这么久,天色也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她趴在床上,无聊的打量着房间内的一切。

    房间里,只有一套桌椅与一个屏风。桌上摆着一壶冷却茶水与一叠干冷糕点,屏风处挂着两三件换洗下来的青色宫装。至于那门,则是电视剧里演的那般,用木料与油纸制作而成。

    “我去你大爷!全是木制品!没电,没灯,没无线网。这鬼地方,要我怎么活?”

    她哀嚎着,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次日大早,秦蕊初就从噩梦中惊醒。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惊恐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许久后,才扬手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心道:一切都是真的,她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从床上起来,将繁复的宫装穿戴完毕,才是缓步出了房门。

    院子里已经有不少宫女起床,正忙碌着手中的活计。看到这些,她不由有些难过,自己下半辈子该不会都要呆在这里,做这些东西吧。

    思绪这东西,本来就越想越难受。没多久,秦蕊初就差点连死的想法都有了。

    这个想法把她自己吓了一跳,她猛地扬手轻拍自己的脸颊:想什么呢,既来之则安之,先看看这宫里有什么好玩的再说。

    简单的洗漱之后,她悄悄的离开自己所在的院子,一路上边走边看。都说皇宫的御花园好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今天就先去御花园看看吧……

    御花园在哪里呢?秦蕊初随手在路上摘了一朵花,一路上边走边撕扯着花瓣。

    许久后她香汗淋漓的坐在皇宫中的小湖边,紧皱着眉头满眼怒意:“特么连张地图都没有,老娘怎么去御花园啊!”

    “这位姐姐可是要去御花园?”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小太监,恭敬的询问道。

    “啊?”秦蕊初被忽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忙站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嗯,我家主子让我去御花园摘几朵新鲜的花回去……”

    “哦,姐姐只需要顺着这小湖往那边走,一柱香之后,就是御花园了。”小太监半信半疑的看了下秦蕊初,扬手指着某个地方微笑着说道。

    “嗯嗯,谢谢了。”秦蕊初学着原来小月行礼的样子对太监微微欠身,两只手拎起裙摆,向小太监所指的方向跑去。

    她飞快的向前面跑去,生怕那小太监拦住她不许走一般。身后太监看她脚程飞快的样子,心里也是郁闷至极。

    一炷香的时间有多长,她不清楚,但是当她置身于一片花海之中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弯腰凑近一朵玫瑰轻嗅下:“古人真特么会享受……不过这皇宫中的女人,也只有享受享受打发时间了。”

    她叹了声,便是细细观赏者周围的一切。

    整个御花园以玫瑰为主,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玫瑰,都在这地儿开放着。但让秦蕊初惊讶的是,在这玫瑰丛中,竟然有几株枸杞生长,红色圆润的枸杞散发着一股香甜的味道。

    她四下看看,发现周围没有什么人后,便是悄悄靠近距离自己最近的枸杞:“我就吃几颗……嘿嘿,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说着,她扬手摘了几颗枸杞丢进口中,轻嚼了几下,口中便被枸杞的香甜充满。

    这御花园里还真有不少宝贝……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带回去藏起来,无聊的时候打发下时间也是好的。这么想着,秦蕊初小心的在御花园中打转,可是一圈下来,却再也没什么收获。

    不过这一趟下来,她却在御花园中心看到了一顶大红轿子,轿子周身都是用金丝线绣的凤凰。

    她心里嘀咕,作为一个现代人,我还没坐过轿子呢……想到这,秦蕊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郁闷,不过很快她便勾着嘴角奸诈的笑道:“正好这里有一顶,我先坐坐,看舒不舒服。”

    说着,她蹑手蹑脚的来到轿子前,撩起轿帘走了进去。

    轿子里面也是异常华丽,轿身上雕刻着繁复的镂空花纹,上等的江南红绸铺于坐垫,在轿顶处悬挂着一枚硕大的夜明珠。

    “真是有钱人……”秦蕊初嘟囔着,。

    咕噜……嗅到苹果的香气,秦蕊初的肚子也不甘寂寞的叫了起来。

    她双手捂着肚子道:“我早上出来忘记吃早饭,而这里恰好出现个苹果。肯定是老天看我太可怜了,赐给我的……”

    这么安慰着自己,秦蕊初拿起苹果坐在软榻上便开吃。当她吃得口齿留香的时候,外面出来了一道声音。

    “快点,你们几个动作快点,耽搁了吉时,小心你们的脑袋!”

    听到这声,坐在轿子里啃苹果啃得不亦乐乎的秦蕊初心里一惊。完了,该不会被发现了吧?

    她从软榻上起来,小心翼翼地蹲在窗子下面,伸手将窗帘撩开一点。这一看不得了,差点将她的半条魂给吓掉。

    外面竟然一下子来了十几个侍卫!

    卧槽,我就吃个苹果,至不至于来这么多侍卫抓我?怎么办?这么多侍卫,肯定跑不掉,打又打不过……

    秦蕊初正思索着怎么办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轿子被抬了起来。

    诶?这是要去哪?我还没下去呢!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更新到这里……

    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后续,真的很精彩!